当前位置:主页 > A吃生活 >石店子遇见不寻常关係 >

石店子遇见不寻常关係

2020-07-27

石店子遇见不寻常关係

这一条老街没有抢眼的街廓,一不小心就擦身而过,小到像是从大街拉出一条后巷。「这大概是全台最短的中正路,只有200公尺。」在地人见怪不怪说,街尾尽头是牛栏河,「早年船运衔接大溪、大稻埕,当年这里很繁华,第一家照相馆、西点麵包店都在这条街上,1960、70年代石店尾还有不少酒家。」

老街仍可见传统打铁行业。

老街的风华藏缝隙间,「关西银座」的繁华风景,只剩下「关西分驻所」依稀可窥见,中正路的身世徒留在路牌上。「这里常常闹一个笑话,有人开导航到中正路,想说不会在这里吧?怎幺会这幺小?然后就卡在那里不会动,不敢走,因为怕走错路。」卢文钧坐在「石店子69有机书店」闲话家常,笑语打破沉寂的老街。

「关西分驻所」保有日治建筑格局,今年3月员警撤出,未来将作为休闲据点。

卢哥像是说书人般聊起老街,石店子的地名由来有两个说法,一个是早年有很多打石店,另一个说法是,以前这里的路很陡,客家话的陡叫「石店」,所以音译为石店子。

「石店子69有机书店」保有老宅灵魂,主人卢哥为有机空间注入各种创意。卢哥钉了满墙书架,从自己家里搬了不少书来,只交换,不卖书。书店墙面也是画廊。背包客栈墙面涂鸭老街记忆。

最早和石店子废墟发生关係的,要算是卢哥了。2年多前,他租下荒残的杂货店,异想天开打造有机书店和背包客栈,不卖书,只交换,「它不只是一间书店,希望大家来这里和书店发生关係,从书走向生活。」他语带玄机说有机如同种子,这颗种子像是充满生命力的蒲公英,随风播下希望,一个个理想挂帅的艺术家、返乡游子接二连三走进废墟,老宅跟着悄悄甦醒。

七沁主人张秉正的工作和生活都绕着艺术这档子事。「七沁工作室」从空间到展览都很有看头,这天的主题展是「旅途上」,旅人躺在吊床欣赏创作。

「木匠大师徐清也曾住在这条老街。」关西高中美术老师张秉正指着斑驳的「连成」木匾,他将百年老宅取名为「七沁」(徐清的客家发音),向老主人致意,后轩是他的个人画室,前厅是艺文空间,我躺在吊床纳凉,大厅长出枯木、铺满木屑,彷彿摆荡在时空长河。

插画家Emma的「Hi Look」工作室以新旧交叠出设计美学。逗趣的大头妹从老木门窥探老街。Emma设计的老街创意明信片DIY。(100元/张)

去年底,插画家Emma把「Hi Look」工作室搬进老街,「这里是生活的地方,我阿嬷就住在石店尾。」她露出邻家女孩的亲切,她笔下的大头妹俏皮探出灰蓝木门,「这些门窗摆在老房子的阁楼,我只是让它们复旧回到原来的位置。」她营造不做作的生活感,满屋子的创作任人参观。

「大自在工作室」主人曾秀宝在中庭晾晒染布。染布工坊空间质朴,又不失设计感。

这正是石店子迷人的地方,生活感始终没变调。去年,在地植物染艺术家曾秀宝走进颓圮的老房子,老榕树压垮了后院屋瓦,「太好了,这儿正好晒染布!」她雀跃打造「大自在工作室」。别人眼里的残缺和废物,有了美感新生命,阁楼尘封的木门板成了有味道的工作台,少了墙面的第二进则改造为开放式手染教室,「前几天我拿薯榔染布,邻家阿婆开心跟我说,早年她们就是这样染裤子。」她缓缓说。

「石店子之冶・茶四九」主人赖传庄返乡乐在分享手作生活。自家栽种的「野茶」,每一包由主人亲手题字。

「石店子之冶・茶四九」的主人赖传庄是陶艺家,当年从金融圈出走,回到关西老家,因为喜欢乡下的自在,爱喝茶的他栽进半农生活,「野茶天生天养,我本来想叫放山土茶,跟放山土鸡一样。」他一面开怀笑谈,一面烹茶款客,茶汤落喉,有种从容大度的淡雅,这是大地的朴美滋味。

「Dream Theatre 52」女主人冯凌慧利用课余时间圆梦,打理剧场概念的咖啡馆。

斜对门的「Dream Theatre 52」,3间连栋的红砖老屋飘出咖啡香,清秀的女主人冯凌慧低头手沖咖啡,身旁贴着各式戏剧表演海报,「卖咖啡,大家都可以,我希望结合展场和表演空间。」她清了清喉咙说,学编剧出身的她曾在关西高中任教多年,去年初,梦想小店出场,menu写上餐饮节目单,厕所门一拉上,跳出「演出中」告示牌,让人禁不住戏瘾上身。

老宅里的表演空间本身就是一齣时空穿越剧。

漫步石店子,短短小街,来一席茶,喝杯咖啡,或是晃逛艺文老宅,聆听主人说故事,慢悠悠消磨一整天,满是温暖悸动,虽然主人开门很随兴,不过,这有什幺关係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