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A吃生活 >最理想的长照模式,就是像小丸子家一样的三代同堂 >

最理想的长照模式,就是像小丸子家一样的三代同堂

2020-07-16

跟小丸子的祖父母一样三代同堂,其实是最好的照护模式

某个冬日,三代围坐在暖烘烘的被炉桌旁一起看电视,看到一半,爷爷开始打盹,奶奶在客厅一角的炭炉上烤年糕,空气里满是诱人的焦香气。

这个寻常的家庭,就是卡通《樱桃小丸子》里的一幕场景,其实想想,最理想的长照模式,就是像小丸子家一样的三代同堂。

爷爷虽然已经有轻度失智,出门时要在口袋里揣着一张写有住址姓名的纸条,但是经常与家人、尤其是疼爱的孙女们互动,爷爷的失智没有再明显恶化;奶奶虽然偶而会嚷着「只剩三、五年好活」,但是经常与儿孙分享人生智慧,也能继续怀抱着目标而活。

三代同堂的模式中,第一代在生活自理能力还无虞时,可以担任第二代与第三代的「应援团」,帮忙接送小孩上下学,陪伴孙儿们複习功课。等到逐渐衰弱后,也有第二代与第三代的照护支援。

《樱桃小丸子》描绘的是昭和年代的时光,那个年代、以及更早的年代,三代同堂是社会主流。而且当时不只亚洲社会,流行多代同堂,1940年代以前的美国乡间,爷奶们也大多是与儿孙同住。

譬如曾经获得普立兹文学奖的《愤怒的葡萄》,描述1930年代因为经济大萧条、气候乾旱,以及开始导入农耕机械,奥克拉荷马州的一家农民,被迫放弃田地,把全部家当搬上一台破卡车,远奔加州寻梦的经过。

当时这一大家子,就是三代同堂。儿孙决定要远走他乡谋生路时,一定会把爷爷奶奶一起带上,虽然最后两位老人都因为路途过度劳累,而埋骨异乡。

美国是因为后来通过了《社会安全法案》,老人开始有老年年金可领,老人与儿女同居的比例才开始大幅下滑。演变到后来,儿女成年后,还继续与父母同住的,反而会被讥为「赖家王老五」,三代同堂的家庭,更是凤毛麟角。

但是当二战后的「婴儿潮」渐渐变老了,政府意识到老人长照问题日益严重,又开始想让「三代同堂」复兴。在《三代同堂:迷思与陷阱》一书中,记载着新加坡、日本都曾推动「多代同堂居住计划」。

对多代同堂的家庭,给予优惠购屋贷款、配购国宅、修缮贷款、以及房租津贴等多重的福利措施,目的是希望儿女能重新扛负起与长辈同住照护的责任。

一九九○年代初期,我国在筹画老人安养政策时,也曾想倡导「多代同堂」,希望重新发挥家庭的力量,让老人在第二代与第三代的陪伴下安老。

政府在缺乏照护人力、与缺乏照护预算下,希望能重返三代同堂的照护模式,但是长辈自己又是怎幺想呢?

我有一篇发表在网路的专栏文章:〈老了想跟好友住,到底行不行?未来同居新选择〉,引起网友热烈回响,「我喜欢这个点子」、「我早就打算要跟好友同住啦!」,许多网友纷纷留言。

看起来与好友知己同住,应该是很多人老后期待的居住选择。但是这个梦幻选择,其实与卫福部所做的「102年老人状况调查」的结果有很大的出入。

根据调查,65岁以上长者认为,最理想的居住方式是「与子女同住」,年龄层轻一点的55~64岁,首选也是「与子女同住」,想与亲友同住的比例只有1趴多。

高达6成以上的长者,认为最理想的居住方式是「与子女同住」。但我相信也有一些长者是另有他想。尤其是教育程度较高,经济能力较佳的长者,倾向自由独立的居住型态。

老年时的理想居住方式调查 与子女同住(注)仅与配偶同住独居与亲友同住与安养机构老人同住其他很难说或拒答55-64岁66.2%18.5%7.3%2.4%0.7%2.6%2.3%65岁以上65.7%16%9.2%1.3%1.4%3.2%3.3%

注: 含配偶、子女配偶、及孙子女。

譬如《一个人的老后》作者上野千鹤子,就对于搬去与儿媳同住,提出她的看法,「活到一把年纪,失去熟悉的生活环境与朋友,勉强自己适应陌生环境,遵守别人家的规矩,甚至还可能需要他人照护,像是他人眼中的『麻烦製造机』,又有何幸福可言?」

如果不想跟儿子、儿媳住,跟自己的女儿同住呢?独立性强的老人也未必乐意。譬如新北市政府试办的「青银共居」体验营,里面有一位90岁的豆豆奶奶,就不断拒绝女儿要接去同住的邀约,「因为讨厌人家管我,一个人多自由自在」。

豆豆奶奶拥有选择的自由,主因是生活自理能力仍然无虞。但是当失能/失智程度由轻度、中度、重度逐步退化,身心都越来越衰弱时,非亲人的「青银共住」,可能就不再是一片欢乐了。

小丸子的爷爷与奶奶,与儿孙共享暖炉、共享烤年糕的晚年,可能才是更多老人家的心中首选吧。


小住就要抓狂了,长住还敢指望吗?

樱桃小丸子家的三代同堂故事,是发生在昭和时期,那是一个三代同堂还很普遍的时代。但是就像「变心的女友」,那个时代是再也追不回来了,或是说再也回不去了。

不只是三代同住越来越少见,三代小住时产生的隔阂,甚至还拍成电影。住在小镇的老父母,到都会的儿女们家小住时,儿女们会有甚幺反应呢?德国片《当樱花盛开》(Cherry Blossoms)与日本片《东京家族》(Tokyo Family),对此都有大量的着墨。

《当樱花盛开》里的老父母是住在德国小镇,《东京家族》里的老父母是住在日本离岛,都育有二子一女,儿女成年后都迁居到首都柏林与东京去讨生活,老父母思念儿女,因此启程「进京」。

但是小住期间,让众子女不禁抓狂,于是成为这两部电影的题材。电影反映真实人生,如果连小住都会如此「卡卡」,还可能期待三代长住吗?

当三代同堂从「未来式」变成「进行式」时,谁最焦虑?通常是媳妇。小芸的先生是独子,原本一家三口在台北过着很有生活品质的「小日子」,但是住在南部的公婆年纪渐长,「老车」需要进厂维修的机率大增。

最近一年,公公还因为胸闷、晕眩,两度送去急诊;婆婆也有高血压、与心肌梗塞的纪录,小芸先生「鞭长莫及」,跟小芸商量,想把两老接到台北同住,小芸开始失眠了。

最理想的长照模式,就是像小丸子家一样的三代同堂 Photo Credit: uffizi.chu@Flickr CC BY-ND 2.0要三代同堂了,最焦虑的通常是媳妇

公公一向严肃、固执,婆婆有洁癖、又喜欢碎碎念,过年返乡团聚小住,小芸还能忍受,但是想到从此三代要长期同处在一个屋檐下,衣服不能穿得太清凉,清洁打扫不能太随便,还有一定会愈来越沉重的长照负担,小芸说她也需要去医院挂号,因为忧郁症快上身了。

大多数的现代媳妇,可能跟小芸一样,对于三代同堂,有着无限的焦虑。媳妇是姻亲,毕竟血缘关係不同,那幺儿子就一定欣然接受三代同堂吗?

火旺伯已到耳顺之年,火旺伯的母亲也已高龄九十,因为摔倒好几次,身为长子的火旺伯,把老娘接去同住。但是火旺伯人如其名,脾气很火爆,经常训斥已经中度失智的老妈妈,有一次,甚至动手殴打。

火旺伯的妹妹看不下去,把一眼乌青的老妈接去同住。年轻时脾气就不好的儿子,上了年纪可能还是一座「活火山」,老人家的一句碎念,可能就会引爆,炸掉三代同堂的天伦乐。

儿子不好相处,女儿就一定乐意三代同堂吗?我在《老爸给我的最后一份礼物》一书中,看到作者珍妮丝.史普林因为母亲骤逝,拒绝老父提出同住的要求,理由有:「会把我逼疯的」、「房子不够住」、「我的人生会完蛋了」。

老父甚至哭着说,「我会给妳十万块钱(合台币三百万元),妳可以把房子加盖一间,我就住那裏,我不会打搅妳,我可以帮妳跑腿办事,也可以做晚餐,把妳的衣服送到洗衣店,我不会给妳添任何麻烦」。

珍妮丝的父亲哀求女儿,让他免于寂寞、免于恐惧。但是这位担任心理医师的女儿仍然回答,「不,你不能跟我住…不管我多幺爱你,不管我多幺亏欠你,这样对我不行」。

三代同堂,心理压力远胜于生理压力

为何曾经同住过至少二十年的子女,无法在父母晚年时重新同处一个屋檐下?显然只靠曾经给予的爱,曾经给予的照顾,仍然是不够的。

珍妮丝医生拒绝老父亲的苦求同住,不是因为照顾而产生的金钱因素,根据书中描述,最大的原因应该是,过去老父亲的生活,都是靠老婆的伺候,女儿担心老爸搬来同住,顾老、顾小的担子,全都压在她的身上。

若已有子女,未来也想与子女同住的话,不只要提早规划,还要有足够的智慧,处理好两代关係。不只要与子女和睦,更要与媳妇或女婿和睦,因为未来决定能否与子女同住的心愿,关键可能是媳妇或是女婿。

我跟不少已经三代同堂、或是準备三代同堂的儿女们聊过,同住的压力通常来自于长辈的唠叨、碎念、干涉,过度关心、紧迫盯人,老话题像是「录音带」不断的倒带,晚辈们的反应是,「心理压力甚至超过长照长辈老弱病体的生理压力」。

从老人轮流到各儿子家搭伙轮住的现象来看,也就是所谓的「吃伙头」、「轮伙头」,表面上是为了公平,其实反映的是儿女愿意承受身心压力的最长期限是1个月、或是半个月。

但是到了少子化的年代,可能连「漂流」在儿女家之间的选项也将不复存在。如果越来越弱的父母,提出同住要求;或是未来自己也想要与儿女同住,但是我们又无法重返樱桃小丸子的三代同堂年代的话,该怎幺办?续篇将提供替代方案。

相关书摘 ▶一个人很自在,但老后独居的九大风险你都想过了吗?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没想到…我会变得这幺弱?:长照的9大难题,要在变弱前开始解决》,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朱国凤

第一本以系统化思考,提供各种关于长照恐惧的对策书第一本不只思考现在式、也延伸到未来式的长照準备书

今年台湾正式从「高龄化社会」进到「高龄社会」,社会对于高龄相关问题越来越有感,以书市而言,譬如《谁在银闪闪的地方等你》、《下流老人》等书籍热卖是其中一项指标。但是相关的国内外书籍,多是描述现象、挑起恐惧,很少有提供对策。

特别是关于长照相关议题,虽然长照政策已经从1.0进化到2.0,但是社会对于老后长照仍然深怀恐惧,甚至很多网友直接回应,只要有「安乐死」就能解决?恐惧根源其实就在于「弱」,老、病、残、穷,如果并不「弱」,还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就不需要被长期照护。

琼瑶困境,也让我们看到长照的艰难,也不只在于金钱负担。

本书直指所有的长照恐惧,并且提供实务对策,这套对策,必须是系统性思考、整合性思考。提供给目前正面临长照压力、以及未来想要提早防範长照压力的族群。

最理想的长照模式,就是像小丸子家一样的三代同堂 Photo Credit: 时报出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