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A吃生活 >农企是问题,不是答案佐摩 >

农企是问题,不是答案佐摩

2020-06-18

两个世纪以来,关于饥饿和资源不足的讨论太多为马尔萨斯的幽灵所困扰。马尔萨斯警告,上升的人口会耗尽资源,尤其是粮食生产所须的资源。人口的指数级增长会超越粮食输出。 

随着世界人口在2050年前上升到97亿人,人类如今面对了重大的挑战,因为全球暖化预料会破坏足够的粮食生产。


怀斯的新书《食在明日:农业企业、家庭农民,和未来粮食之战》主张,目前政府、慈善家和私人领域大师提出的大多数解决方案,都是误导性的。 

2008年初的粮食价格危机经常被错误地联系到2008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

世界饥民人数据说上升至超过10亿,让新马尔萨斯主义借机卷土重来。 

农业企业说客加深了这种恐惧,坚持粮食生产必须在2050年前达到两倍,而农企赞助的高产工业化农业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事实上,世界主要是由数亿个小规模农民喂饱。他们经常被称为家庭农民,生产了发展中国家的三分之二粮食。 


谷物过剩

与传统智慧相反,粮食不足和缺乏物质接触均非粮食不安全和饥饿的主要原因。反之,路透社观察到“全球粮食供过于求”,过剩的谷物在堆积。 

同时,欠佳的生产、加工和储存设备,造成发展中国家的粮食输出平均损失三分之一。富裕国家也损失了类似的份额,在于浪费的粮食储存、行销和消费行为。 

然而,尽管谷物充裕,粮农组织(FAO)领导的联合国粮食机构在罗马总部发表的《2018年世界粮食不安全状况》报告,显示长期和严重饥饿或营养不良的人数上升至超过8亿人。 

政治、慈善和企业领袖已承诺协助挣扎中的非洲等国家种植更多粮食,方法是改善农业方式。新的种子和其它技术会让落后的人现代化。 

不过,生产更多粮食,本身并不能让饥民获得粮食。

因此,在喂饱世界方面,农企及其慈善推销员经常是问题,而不是答案。 

《食在明日》应对了相关问题,如:全球粮食生产上升,为何不能喂饱饥民?人口上升,农民种植粮食所须的土地、水和其它自然资源承受无法支撑的压力,要如何“喂饱世界”? 

美企影响政策侵略扩张

怀斯曾在南非、墨西哥、印度和美国中西部进行5年的广泛田野工作,总结出这在本质上是权力的问题。

他显示,有权力的商业利益影响了政府的粮食和农业政策,以便有利于大型农地。 

一般上,付出代价的是“家庭”农民(他们种植了世界粮食的大部分),但也让消费人等承担风险(如因使用农业化学品)。

他的许多例子所详述和解释的,不仅是小规模农民面对的许多问题,还有他们典型的建设性回应,尽管大多数政府对他们缺乏(或没有)支持。

●在墨西哥,1993年北美自贸区(NAFTA)协议后续的贸易自由化让该国充斥廉价、有津贴的美国玉米和猪肉,加速居民迁出郊区。显然,这是受到跨国猪油生产商积极鼓励。他们雇用了“未注册”和无工会的墨西哥劳工,后者愿意接受低工资和恶劣的工作条件。 

●在马拉维,政府大量津贴,鼓励农民向拜耳(Bayer)属下的孟山都(Monsanto)等美国农企购买商业肥料和种子,但效果很小,身产力和粮食不安全停滞甚至恶化。同时,孟山都接管了政府种子公司,有利于其自己的专利种子,付出代价是生产力高的当地品种,而一名前孟山都资深官员则共同制定了国家种子政策,威胁要宣布储存、交换和售卖种子的农民为非法。

●在赞比亚,农企更多地使用种子和肥料,玉米生产达到3倍,该国极高比率的贫穷和营养不良却没减少。同时,因政府给外国投资者提供25万英亩“农地块”,家庭农民为农地地契而挣扎。 

●在莫桑比克,政府给外国投资者送出大片农地。同时,妇女领导的合作社成功经营自己的土产玉米种子银行。

●同时,美国艾奥瓦州推广大规模的单一作物玉米和大豆,以喂饱猪只和生产生物乙醇,而非“喂饱世界”。 

●一个大型的墨西哥农民合作社推行了“农业生态革命”,而老旧的政府持续尝试合法化孟山都争议性的基因改造玉米。农民到现在为止叫停了孟山都的计划,论称基因改造玉米威胁到土产墨西哥品种的丰富多元化。 

本书许多研究是于2014至2015年进行,当时奥巴马是美国总统,虽然叙述开始于2008年粮食价格危机后续的发展和政策,那是小布什在白宫的最后一年期间。本书讲述的故事,是美国大企业影响政策,允许更具侵犯性的跨国扩张。

但是,怀斯仍然是乐观的,他强调世界可以喂饱饥民,后者多为家庭农民。尽管他们面对挑战,许多家庭农民在寻找创新和有效率的方式,种植更多和更好的粮食。

他提倡,支持农民努力改善土地、输出和福利。 

生态原理多元化农作物

饥饿的农民在滋润赋予他们生命的土地,用更符合生态学原理的方式种植多元化的土产作物,而非使用高成本的化学品种植面向出口的单一作物。根据怀斯,他们种植更多和更好的粮食,并能喂饱饥民。 

不幸的是,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和国际机构仍然大规模、高输入和工业化的农业,忽略家庭农民提供的更有持续性解决方案,和改善贫困农民福利的需要。 

无疑,许多新农业技术提供改善农民福利的前景,方法不仅是增加生产力和输出,还限制成本、更有效率使用不足的资源,和减少农地苦工。 

不过,世界必须承认,农业可能不再能养活许多面对土地、水源和其它资源限制的人,除非他们可较好地接触那些资源。

同时,各种营养不良影响了世界超过20亿人,工业化的农业贡献了温室气体排放的约30%。 

未来,重要的是要确保所有人获得可负担、健康和有营养的粮食供应,要注意的不仅是粮食和水源安全,还有各种污染威胁。

相关的挑战是可负担地加强饮食多元化,为所有人克服微量营养素缺乏和饮食相关的非传染性疾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