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L生活的 >女婴小欣瑶弃尸案‧保姆病房内控谋杀‧案展7月11过堂 >

女婴小欣瑶弃尸案‧保姆病房内控谋杀‧案展7月11过堂

2020-07-01

女婴小欣瑶弃尸案‧保姆病房内控谋杀‧案展7月11过堂(柔佛‧新山13日讯)轰动全国的峇株巴辖4个月大女婴小欣瑶遭弃尸丛林案,保姆陈秀美週三在病房正式面对谋杀罪名的提控,不过,她在聆听通译员宣读的控状后,情绪并没有太大起伏,也没有哭泣,全程显得冷静淡定。由于法庭尚需等候小死者的验尸报告,检控程序完毕后,主簿官将案件展至7月11日过堂。被告伤势好转不准探访陈秀美因左脚骨折及腰部伤势仍未痊癒而不良于行,因此负责检控的主控官莎菲雅副检察司以及主簿官罗斯玛丽安于週三上午9时45分,在一名华裔女通译员和一名印裔男通译员以及3名女警员随行下,到峇株巴辖医院进行提控程序。如果到了7月11日的过堂时间,陈秀美的伤势情况已经好转,过堂程序将在峇株巴辖的推事庭展开。陈秀美是在医院的个人病房休养,住院至今一直由两名警员驻守看顾,并且不准外人探访。主控官一行人是抵步后直接进入病房,媒体被禁在病房外的走廊等候,不得尾随。据了解,躺在病床上的陈秀美,其中一只手扣住手铐,手铐另一端锁在病床的铁栏边。女通译员在陈秀美面前,以华语宣读控状,过后询问陈秀美明不明白控状内容,陈秀美回应她明白。控状指陈秀美于5月29日下午1点30分至5月31日傍晚7点10分,在峇株巴辖锦香花园峇帝路门牌13号的住屋,致死4个月大女婴林欣瑶,触犯刑事法典302条文。在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下,一旦罪名成立,唯一刑罚是死刑。陈秀美在听到自己被控谋杀罪名后,神色平静,情绪一般。小欣瑶的父母林毅祯和陈慧菁是在她满月后,将她交由陈秀美照顾。上个月29日,小欣瑶的父母发现女儿失蹤,陈秀美也失去联络,直到女儿失蹤近40个小时后,一名公众于上个月31日傍晚7时左右在苏力路巴力罗巴大沟渠旁的矮丛林发现一具女婴尸体。林毅祯和陈慧菁过后受召认尸,确定小死者就是他们失蹤的女儿。欣瑶父平常心看保姆被控小欣瑶的父亲林毅祯对于保姆陈秀美被控谋杀罪名,保持平静和平常心看待,他们只想知道小欣瑶丧命的真相,并希望法庭给小欣瑶一个公正的判决。“警方週二已致电通知我有关陈秀美面控的事,我也告诉了妻子。其实,警方并没有透露太多情况,我也不便过问,一切交由警方去调查,以及等候法庭的裁决。"“我们不是警察,不方便知道过多,相信警方会妥善处理。"至于会否到法庭了解接下来的审讯过程,林毅祯说,由于工作在身,他将视情况而定。调整心情重返工作岗位“小欣瑶遇害后,我们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到现在还很心痛。可是生活仍得过下去,所以我们回返工作岗位,儘量把心情调整过来,让生活轨道逐渐恢复正常。"失去心爱的小女儿,林毅祯与妻子正努力携手度过这个煎熬时刻,两人正努力平复心情,希望恢复昔日的生活轨道。林毅祯说,妻子的情绪还可以,他儘量避免与妻子聊起小欣瑶的事,以免触动她的心弦而再度伤心难过。儿女暂住亲戚家保姆家门深锁小欣瑶的保姆的住家大门深锁,原本挂满小孩衣服的衣架变成空蕩蕩,相信她的一对儿女早前在获得警方释放后,目前暂时住在亲戚家。邻居指出,他们已有三四天没有见到保姆陈秀美的一对子女,获知他们已获释放后,住家仍不见他们的蹤影。“陈秀美的孩子很少与邻居打招呼,因此与左邻右舍的关係一般。"目前,陈秀美的住家车房横樑悬挂着空蕩蕩的衣架,鞋架和门口摆放数双运动鞋、拖鞋和平底鞋。虽然住家有几天无人居住,可是车房打扫得很乾净,屋子一隅有一台脚踏车,扫把和清洁用具也整齐地放置在角落。陈秀美年仅12岁的儿子及14岁的女儿是在母亲被警方扣留后,于上週三遭扣留协助调查小欣瑶遭弃尸丛林的案件。警方在姐弟被扣留期间每天向2人录取口供,经过多天调查后,决定不提控他们,并于週二下午时分释放他们。若控上庭2婴一死一残案另审主控官莎菲雅指出,另两宗也是投诉陈秀美在照顾婴儿期间发生意外状况致一死一残的案件,如果日后被带上法庭,将会是分别审讯,不会与小欣瑶的案件牵涉一起。她说,陈秀美週三在病房内被提控时,并没有家属或代表律师在场。“涉嫌谋杀罪名的被告在聆听控状后,无需作答是否认罪,只需明白控状内容。"据了解,陈秀美有意聘请律师抗辩。2家长不再追究两名曾经申诉孩子在陈秀美照料下发生状况的家长,不会再追究孩子当时受疏忽照顾。他们希望陈秀美能从法律裁决面对教训,不要再有其他的小孩或婴孩受害。其中一名家长林克财曾于2年前把儿子林杰恩交由陈秀美照顾,但儿子突然昏迷,最终过世。32岁的林克财说,他一直与小欣瑶的父亲保持联繫,小欣瑶的父亲于週二已通知他关于陈秀美被控一事。“事情现在进入法庭程序,我们也不便说甚幺,详细情况也不太清楚。如果日后小欣瑶的父母到法庭聆听审讯,我们将随行陪同。"他说,对于儿子当年的不幸遭遇,他不会再追究,因为陈秀美如今已被提控,他认为对方最终将受到应得的制裁。盼保姆吸取教训“不管保姆是受到死刑或坐牢的惩罚,我都希望她好好做人,不要再有其他婴孩受害。"“我揭发孩子在保姆手中出事,并非要保姆走上绝路,我的孩子过世已经是无法阻止或改变的事实。"“可是,我希望保姆从中吸取教训,不再有其他孩子受伤害。"他坦承妻子知道陈秀美面控的事,一度想起过世的儿子,心情有点烦闷。“我和妻子会渐渐调适和放开心情,即使再追究,孩子也不会回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生活还是要继续。"揭女儿受害事件盼公众警惕另一名家长何先生(34岁)指出,他在小欣瑶出事后,把当年陈秀美疏忽照顾他的女儿的事揭发出来,警方也视他的孩子为受害人之一。他认为这已达到目的,不愿再追究下去。他的女儿是在满月时交给陈秀美照顾,女儿4个月大时,他和妻子下班后到保姆家接女儿回家,发现女儿全身乏力、眼神呆滞、半夜呕吐且出现抽搐现象。过后,他的女儿在医院昏迷了10天。医生为他的女儿做了磁核共振后证实她的脑缺氧,导致脑部份陷入麻痹状态,并排除是先天性造成。何先生说,他从报章得知陈秀美被控,希望女儿的遭遇能使公众得到提醒作用,他也相信陈秀美会受到公平判决。“我说出女儿的事后,除了希望公众提高警惕,警方已经视我的女儿为受害人之一。我想这已达到我把事情说出来的目的,就不愿再多加追究了。"【热点新闻:女婴小欣瑶弃尸案】【影音视频:老爷话事-剋婴保姆联想曲】‧2012.06.13

相关推荐